No passion

三分糖少冰乌龙奶茶加珍珠

[雷安]不甘不愿

 不甘不愿
 
  *题目:棋子
  *我流黑道pa abo(雷Ax安O)
  *高雷注意 含女装注意 部分血腥描写
  *ooc预警 r18预警 重发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进你安排的战局。
   
  ——《棋子》
   
   
  
  这套小礼裙实在有点轻飘飘,倒是头上带着的假发连着头饰重了不少,安迷修想。他总觉得自己两腿之间凉飕飕的,明明是套了一条安全裤的,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但他可能不就这样打道回府,他们今晚的目标就在眼前,那个瞧起来道貌岸然的企业家,背地里干了不少下地狱的勾当,还是个喜欢伪娘的beta。
   
  也就是这样一个beta,居然引起了就雷狮的重视,拼进全力也不能让他活过今晚。
   
   
   
  “安迷修,这次任务不如你去吧?”
   
  雷狮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里的调侃之意显而易见,身上散发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搅得他全身上下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
  
  突然被点到名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雷狮瞧着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要整自己或许是真的,毕竟他也不是那种会在任务上开玩笑的人。
  
  “是啊,就是你。”雷狮走到他身边,双手掰过他的脸,当着几十个同僚的面亲吻也毫不留情,安迷修只觉得一嘴的伏特加烈味儿,全是雷狮身上的信息素,让他即使是坐着也觉得双腿发软。
  
  “你这种身材,又是omega,刚巧适合去迎合这老beta的伪娘嗜好。”会议厅内哄堂大笑,而安迷修在听到伪娘两个字就打算拒绝,却听见雷狮压低声音,“况且,你不是一直想脱离组织吗。我记得你的咬痕标记要到时限了,不如你完成了任务,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安迷修顿然摁灭了想要开口拒绝的欲望。
  
  这诚然是笔好交易,而他决不会错过这么划算的交易,既脱离了组织又离开了雷狮,还能直接金盆洗手不走黑道。
  
  “行。”
  
  雷狮离开的时候拍了拍他的发顶,像是在称赞明智的选择一般。
  
  
  
  思绪打住,安迷修把自己拉回盛大的晚宴,他现在需要的是接近那个beta。
  
  锁定了那个beta的位置后,安迷修开始随着人流漫不经心的朝那边挪步,倏地被一片阴影挡住了去路。抬头就看见雷狮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黑色西装衬得他身材更加高大,跟他一起来的女伴不知道哪儿去了,只留了浓郁的香水味儿。
  
  “哦哟。”从安迷修这个角度刚巧可以看见雷狮的翘起的嘴角,“还挺享受的嘛,安迷修。”
  
  “滚。”安迷修连白眼都不想给他。
  
  “嗤。”雷狮笑就轻轻的落在耳畔,显然已经习惯了安迷修的愤怒,“今晚好好干。”
  
  说完这句话他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侧身,刻意与安迷修擦肩而过。
  
  好好干,好好干。也就最后一次了,秉着干这一行的职业操守他也得好好干,还用的着他在这里说三道四?
  
  安迷修心有怒气发不出来,就提着裙摆快步走到了那个男人身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用最老套却有用的法子——他拿了杯葡萄酒。
  
  “您好,您就是李先生吗?”这矫揉造作的女声是安迷修学了半个月,喉咙都学哑了才伪出来的。这个时候用上也是熟练,居然就成功的引得那个beta转过头来。
  
  “啊,正是李某人。不知道小姐有什么事?”
  
  这道貌岸然的人眯起眼来倒是一副老实人模样,不像雷狮,穿什么衣服都像个流氓。
  
  “噢——我仰慕您好久啦,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您畅饮一杯呢?”
  
  
  雷狮从在场里碰见安迷修开始目光就没离开过他。看见他成功接近了那个beta时,雷狮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们的人去定好的酒店周围埋伏,他知道安迷修完成任务的效率一向很高。果不其然,不出两分钟他就看见安迷修用拙劣的手段,装作“一不小心”把红酒洒在了那个beta的里衣上。
 
  他还看见安迷修刻意贴近那个男性beta,拿着手帕帮他擦无法擦净的酒渍,目的却是让男人透过礼服看见他平坦的胸脯,以此发出开房的信号。
  
  雷狮攥紧了拿着酒杯的手,随后仰头将酒一饮而尽,醇香的涩味在他喉头蔓延开来。
  
  他觉得以后不能再让安迷修做这种任务了。他长相实在是过于正义和纯情,性格也同样。要是一个不小心玩过火了,雷狮知道自己会有多后悔。
  
  大约又过了一分钟,雷狮放下了自己今晚喝的第三杯酒时,看见安迷修搀着那个beta往酒店入住区走。
  
  “开始行动。”对着耳麦那头发号施令的时候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因为知道安迷修也听得到,他们俩在床上的时候安迷修最受不住他压低嗓子给他讲话,他脸皮就是那么薄。
  
  雷狮仅仅是想起发情期的安迷修在床上红着脸任他亲吻的模样就觉得心情舒畅,连步伐都迈的轻快起来。
  
  他当然没忘记自己是棋手而安迷修是他棋子中的一颗,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角色调换,安迷修成了一颗举足轻重的棋子,他不能没有他。
  
  当然,也不可能放他走。
  
  
  
  “噢——我一早就猜到你想来这里,小甜心。”
  
  “您可真聪明!”
  
  瞧瞧这个beta的模样,安迷修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还不知道自己活不过今晚了。
  
  “噢,我们到了,我已经忍不住幻想愉快的夜晚了——”
  
  那个beta把手放在安迷修的腰部反复摩挲着。
  
  安迷修摆出自己百分百的绅士笑容,告诉自己撑住这么一会儿,等到雷狮来就彻底解放了。
  
  这么说起来——
  
  安迷修记得自己的腰是敏感点之一,雷狮每次给他咬痕标记的时候都喜欢把手抚过腰间,可这个beta摸着的时候他半分快感都没有,只有干呕的冲动。
  
  “小甜心——”
  
  那个beta力气比想象中的要大,试图把他摁在床上就直接拉下裙子的拉链——然后被另一只横空出现的手给阻拦了。
  
  “小甜心?见鬼去吧你。”
  
  “什么?你……”
  
  那个beta连逃都来不及,就被雷狮一手甩到地上,随着子弹壳掉地的响声去见了阎王爷。
  
  安迷修翻身而起,就看见原本还活生生的人脑袋上被开了洞,床边的雷狮手上还拿着那把消了音的手枪。
  
  “你还要看多久?走了。”
  
  被alpha用蛮力抱起圈在怀里,安迷修跟着雷狮的步子向外走。
  

   接下来走这里❤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No pas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