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assion

三分糖少冰乌龙奶茶加珍珠

  岁月漫长
  
  *雷安
  *小短 0剧情 现pa
  *安迷修视角
    
  ——
  
  
  雷狮看见这个人眼睛绿莹莹的,像是他曾在拍卖会上看见的祖母绿,明亮璀璨,眼底涌动着隐隐的期盼和能够烫伤彼此的爱情。
  
  
  ——
  
  
  安迷修是在五月份遇到雷狮的。
  
  酒吧附近人声鼎沸,霓虹灯不停闪烁,街口的灯光却不明不灭,安迷修甚至害怕刺啦一下路灯就会灭掉。
  
  他点燃了万宝路。
  
  烟从指缝蔓延,一团团的烟雾顺着灯杆而上,在灯光之下折出白色的光。
  
  因为呆滞,安迷修险些被烟了眼。他皱皱眉转过头,然后被隔壁路灯下,那位穿着皮鞋西裤黑衬衫,头发分不清是黑色还是灰色的朋友给迷住了。
  
  这位朋友和他一样抽着烟,安迷修嗅了嗅味儿,感觉有点呛,他烟龄不够,闻不出是什么牌子。
  
  透过两团交融的雾,安迷修看见那位朋友也在看着自己。
  
  “雷狮。”
  
  安迷修愣了两秒,才知道他在自报姓名。
  
  “安迷修。”
  
  他僵硬的咧咧嘴才说道。
  
  “很荣幸认识你。”
  
  这是他后头补上的一句。
  
  然后那个人就点点头走了。
  
  安迷修僵在原地,烟燃了半截。烟屁股撑不住前头的烟灰,烟灰就自己垂落到地上摔成几块,像一条垂死的鱼,又像愣住的安迷修。
  
   呲啦——
  
  安迷修看不到那个人的背影,低了低头,也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路灯闪了两下又灭掉,寿终正寝了。
  
  
  
  
  安迷修第二次遇到雷狮,是在便利店门口。
  
  大雨把他给困住了,他尽量的往门旁边站不挡住来人的路,又尽量往后面站不被顺着屋檐流下的雨水淋到。
  
  一句机械女声的欢迎光临让安迷修更往旁边靠,他看着不停的雨,感觉这几天被烟熏着的肺用雨水洗净了。
  
  “安迷修?”
  
  突然被叫了名字,安迷修惊的抖了抖肩。
  
  他一扭头就看见了雷狮。
  
  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是雷狮。
  
  安迷修只觉得自己又僵硬了,好像一下子就回到那天晚上雷狮转头走掉的时候,可现在他就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还叫出了名字。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其实安迷修根本不知道离上次过了多久,依稀记得上次是五月份,可今天是几月来着?
  
  完了,他现在脑子里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别的什么都记不得想不起了。
  
  砰砰。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心在敲门,说它想出去。
  
  
  
  
  和雷狮在一起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
  
  他第一眼就被这个男人迷住,第二次见面就心跳的脑子一片空白,第三次相遇的时候磕磕绊绊的要到电话号码。
  
  过程忽略不计,当第N次和雷狮见面,安迷修从床上起来的时候,被陌生的光景和身上的痛感给惊的一身鸡皮疙瘩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上了贼船。
  
  他已经做好狗血言情里一夜情的准备,但是雷狮却拉住他的手臂,倾身吻住了他牙印鲜明的肩。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要,当然要,不要白不要。
  
  安迷修抓紧雷狮花纹单调的床单不放了。
  
  “好。”
  
  
  
  
  安迷修是个摄影师,多少年前中二时期,发誓有了爱人要拍摄她最柔软美好的模样。
  
  但他现在对象是个男的,虽然他很好看。
  
  他不觉得雷狮这个忙忙碌碌的商人会同意抽出一天的时间陪他拍照,而且听说像雷狮一样牛逼的商人时间就是按亿算的,安迷修还是觉得不要雷狮给他当什么模特的好,钱比较重要。
  
  所以他趁着雷狮出差去国外谈生意的时候,按照以前的行程,一张机票飞到了法国。
  
  在巴黎看完了艺术展后直奔普罗旺斯。
  
  以前都是雷狮紫色的眼睛容易让他想起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他喜欢普罗旺斯,喜欢薰衣草,所以他喜欢雷狮。
  
  但现在是普罗旺斯的紫色海洋让他想到雷狮。
  
  想到初见时雷狮的眼睛在灯光下沉静又漂亮,想到雷狮工作时候目光锐利,想到雷狮亲吻他的时候……
  
  安迷修在薰衣草里微微抬起双臂,他拥抱过路的风与摇曳的薰衣草。
  
  就像在拥抱雷狮。
  
  
  
 

评论 ( 7 )
热度 ( 126 )

© No pas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