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assion

三分糖少冰乌龙奶茶加珍珠

[紫堂幻]救赎


  
  你目光涣散,天上银河涌入你的眼中,染上的是悲伤的色彩。
  
  >>>
  
  “我有时候会很认真的想,他们怎么还没在一起?”
  
  凯莉右手的食指不停的点在桌上,发出‘嗒嗒’的声响,烦躁的模样从早上维持到现在。
  
  紫堂幻喉头发干,叹了口气伸手拿起茶杯,他又陪凯莉浪费了一个早晨用来闲聊。
  
  “你看看,那个少年白头又来了。”
  
  只是扶眼镜框的片刻,桌上的书就被吹得翻了许多页,紫堂幻又赶忙放下手将书翻回原来的页数,拿手肘抵住,颇有些手忙脚乱。
  
  然后才抬起了头,看到的就是金温温柔柔的笑容,阳光洒在他身上,金色的头发上打了一层光辉,居然很像他曾经在基督教堂的壁画上看到的人物。
  
  慈悲又怜悯,温柔又严肃,亲和却神圣的存在。
  
  ——天使。
  
  “他们只是朋友吧?”又抿了口茶后紫堂才应道。
  
  “朋友?”凯莉的声调陡然尖锐,“他俩要是以后没有一腿,我从我家跳下去。”
  
  什么啊……
  
  紫堂无奈的笑笑,“你家不就在一楼。”
  
  “一楼跳窗也会脚抽筋的啊朋友。”
  
  凯莉拿起糖果盒里的一颗牛轧糖,撕开包装拿出糖果,含在嘴里黏牙又啧啧作响。 皱着眉头喝了口水,抬头的瞬间看到了那个屎面男笑容。
  
  我的妈。
  
  右手拉着紫堂的衣袖一扯,附在他耳边道,“你看见没?”
  
  “什么?”
  
  “那个屎面男笑了。”
  
   “……假的吧?”
  
  “又笑了!你自己看。”
  
  是的,是真的笑了,一个微弱的弧度在他嘴角展开,一点也不明显。
  
  并不是谁都能像金那样笑得明媚灿烂,可是那种冰雪初融的景象更加少见,此时格瑞就是那个模样。
  
  像二月初,山顶的雪缓缓消融,小溪冰层缓动,潺潺流水波光粼粼,成了冰凉而柔软的模样。
  
  紫堂幻微怔,脑海之中回响着一个模糊朦胧的声音,像母亲从前念的童谣,又像是哪部话剧里的恶毒巫婆。他回忆不起来是谁在什么时候说的这些话,但显然它们是无比真理的。
  
  “优秀的人会被人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有着生来的优势,性格温和开朗的人容易活着……而你,什么也没有。”
  
  噗通。
  
  是凯莉将方糖放进咖啡的声音搅乱了他的胡思乱想,恍如英雄一般拉出溺入回忆的他,紫堂幻指尖颤动的翻过那面他还没有看完的书页,由衷的感谢凯莉的救赎。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结果一不小心跑题 就送给紫堂幻吧
  *给紫堂一个善意的拥抱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No pas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