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assion

三分糖少冰乌龙奶茶加珍珠

[雷安]向日葵


  *非常ooc
  *一章完
  *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系列
  *cp雷安雷安雷安
  *私设多 皇子雷x骑士安
  
  ——
  
   “我梦见自己是一株因为爱上了夜晚而残败的向日葵。”
  
  ——
  
   艳阳高照,云层被阳光穿透,散出光晕。
  
  安迷修懒懒的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身后是一片向日葵,王室栽培的向日葵历来如此生机勃勃,追求光明。
  
  视野一暗,安迷修看到了深紫色的瞳孔,在阳光之下异常透彻,像是万千星星的住所。而那双眼睛,此刻就盯着他,在他起身就能吻到的距离。
  
  “雷狮。” 安迷修没有起身。
  
  雷狮笑笑,不是平日狂妄不羁的笑,而是另一种舒展开来的笑容。
  
  “骑士也会逃课啊?”
  
  “皇子也会啊。”
  
  “当然。”
  
  安迷修没有往下接话,他总觉得自己善于言辞,可面对雷狮永远没有还嘴之力。
  
  “安迷修,喜欢向日葵吗?”
  
  雷狮在他身边坐下,风吹得茵草微动,紫色的发丝在空中飘扬着,安迷修感觉到自己心房的炽热,连带血脉一起跳动。
  
  都是因为雷狮,包括他活着,也是为了雷狮。
  
  “喜欢。”
  
  十四岁的见习骑士答道。
  
  ——
  
  五年后
  
  求和失败,与相邻星球的战争马上就要开始。
  
  安迷修是骑士而不是战士,他需要做的是驻守皇宫保护王室的安危。
  
  雷狮不一样。
  
  他是在三年后便要登基的皇子,而这次战争,以陛下的话,是他的“试炼”之一。
  
  皇宫之后,一片灿阳。向日葵依然孜孜不倦的向着太阳,不知恐惧的生长着。
  
  他们又回到了这片由向日葵组成的金海。
  
  “你打算怎么做呢?”
  “不知道。”
  “那你怎么通过新皇的试炼?”
  “这种东西,你不会真的以为是试炼吧?就算真的失败了,父皇他能找出几个继承人呢。”
  
  雷狮手触到葵花的叶片,指尖闪出白色的雷光,葵花顿然化作灰烬。
  
  “安迷修,你喜欢向日葵吗?”
  
  安迷修望着无尽的花海,缓缓地回答。
  
  “骑士都会喜欢向日葵。”
  
  “为什么?”
  
  “因为它的花语是忠诚。”
  
  “难怪了。”
  
  八月的热浪从远处涌来,吹得花海低俯。安迷修忽然觉得那挺立其中的身姿,有些意外的高。
  
  ——
  
  三年后
  
  是夜,星河流转,夜空丝毫看不出已经经受过三年战争的洗礼,甚至现在仍然延续。
  
  安迷修准确无误的辨识出隐没在夜晚花海里的雷狮,然后伸手握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拽。
  
  “你真的要亲征?”碧色的瞳孔中有着未遮挡的怒气,安迷修很想像从前一样对着雷狮那千万少女惦记的脸来一拳,即使被判殴打皇子也无妨。
  
  “当然!”雷狮笑笑,眸子中有细碎的星光。
  
  “你有病吧?”星球历史上有几位陛下亲征,例子的个数雷狮肯定比他更清楚。
  
  “你觉得我会死?”
  
  “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雷狮耸耸肩,将胳膊从安迷修手中抽出,又再次躺下。
  
  “安迷修,等我回来,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你喜欢向日葵吗?”
  
  “你已经问过很多遍了。”
  
  “每次你都说喜欢,可我更想听一些不一样的话,比如非常讨厌,这之类的。”
  “如果你这样说,我也就可以说,我也非常讨厌你。”
  
  “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雷狮摇摇头,朝安迷修伸出拳头,“碰个拳,旧账一笔勾销,划算吧?”
  安迷修不明所以,却依旧伸出了拳头。
  
  雷狮碰的很用力,让安迷修以为自己的骨头都要散了,以至于怀疑他是不是真心想消仇。
  
  “那么安迷修,你真的喜欢向日葵吗?”
  
  安迷修不想再口头回答了,只是用力的点头,反正喜欢总不如讨厌。
  
  “我也很喜欢向日葵。”
  
  然后他就听到雷狮这样说。
  
  安迷修忽然有些混沌,感觉千万星辰骤然下落,打到他身上,却一点也不疼。心里有一束悄然盛放的花,开的很大,是因为雷狮。
  
  ——
  
  五天后
  
  全球瞩目的决胜局拉开帷幕,这关系到子民的去留,甚至星球的存亡,星球历史在此更会产生一个重大的转折。
  
  安迷修坐在花海之中,他觉得自己这个骑士长当的很悠闲。雷狮在前线征战,而他在这里享福,一颗心却有随着战时快播上下起伏。
  
  好烦。
  
  “报告骑士长——”腰侧的通讯器中响出通讯员报告。
  
  “雷狮皇子,被敌军领将重伤,命您迅速下放紧急决策!重复一遍——”
  
  什么啊——?这个雷狮?他在前线五天来不都是战无不胜吗?
  
  “安迷修骑士团团长,是否收到?再重复一遍——”
  
  “收到!”
  
  安迷修起身起的有点猛,搅得他头疼。
  
  花海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灿灿的,他忽然就想到雷狮如夜的眼眸,想到他问自己,喜不喜欢向日葵。
  
  当然是喜欢的,因为向日葵的话语是忠诚。
  
  和沉默的爱。
  
  ——
  
  战争结束,雷王星胜,星球历史被改写,雷狮却陷入了昏迷。
  
  医生说照理来说撑不了那么久,可是雷狮却死活撑着度过了一般人的危机期,却仍在同被激光炮照射产生癌变的细胞斗争,已经称得上是医学史上的奇迹了。
  
  一个人,在五天内创造了两个奇迹,自己却不愿醒来看看,真是气人啊,安迷修想。
  
  然而向日葵永不落败。
  
  安迷修躺在茵茵绿草之上,照耀他的是月亮与星星,身后的向日葵被养的很好,如果王室愿意已经可以进入收种的季节了,介时就不能躺在这里看星星看月亮了。
  
  叶片在耳边沙沙作响,向日葵为他挡掉了狂风,留下最柔情的微风。
  
  安迷修觉得自己做了个过于冗长的梦。
  
  
  他好像看到了十八岁的雷狮,在灿阳下或在耀月下对他舒展开一个笑容,发自内心的那种。
  
  他们终会回到夜晚,雷狮步步朝他走来,眼底藏着无数星星,波光流转。就那么看着他,就让他平白无故的心跳加速。
  
  然后他就听到雷狮问他,“你喜欢向日葵吗?”
  
  “喜欢啊。”
  
  “为什么?”
  
  “因为花语是沉默的爱。”
  
  “好巧,我也是因为这个喜欢向日葵的。”
  
  原来他喜欢向日葵啊,安迷修觉得自己心口炙热着,又偷偷庆幸夜里雷狮看不到自己脸上的红晕。
  
  “安迷修。”安迷修闻声转头,看着雷狮。
  
  “如果你是一个女人,我会让你当我的王后。而你是一个男人,那么我希望你成为我的骑士。”
  
  千万星辰刹那间变亮,整个夜空硬被照耀成了白日,安迷修忽然觉得有水滴滑过脸庞。
  
  他好像流泪了。
  
  ——
  
  星历210年
  
  第130代皇子雷狮逝世,延续30年的奇迹结束。
  
  同年,骑士团团长安迷修病逝。
  
  星历212年
  
  追封上代骑士团团长安迷修为“最后的骑士” 。
  
  同年,骑士团被废。
  
  传闻当年,皇宫后边的向日葵海极其残败,当代陛下下令,除光向日葵从而改种其他花种。
  
  从此往后,皇宫后再无金海,向日葵永不盛开。
  

评论 ( 9 )
热度 ( 121 )

© No passion | Powered by LOFTER